新春计划:收放自如

日期:2016-02-24 浏览量:3988


目录也可以很好看

话说纲举目张,目录是很重要的


1 结束
坏的不去,好的不来

2 修剪
成长之道,在于去芜存菁

3 视“必要的结束”为常态
把生命季节的更迭,纳入你的世界观

4 当反常变成正常
“知其所以的痛苦”与“无谓的痛苦”

5 修剪的时刻
务实、绝望、然后充满动力

6 盼望而非空想
区分什么值得改进、什么应该结束

7 智慧人、愚昧人、邪恶人
分辨谁值得你信任  

8 创造急迫感
保持改变的渴望与动力

9 抗拒改变的阻力
如何应付内部、外部的障碍

10 不用当坏人
神奇的“自行挑选”法

11 谈判的策略
如何善加了断

12 拥抱伤痛
消化代谢,除旧布新

13 永续经营
盘点哪些东西在侵蚀你的老本

14 结语
一切为了美好的将来

致谢
“自我诊断”时间



者按: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日本软银公司社长孙正义谈及当年投资阿里巴巴的时候曾表示,马云只花了5分钟就搞定了他这个投资人。“听马云讲了5分钟,马上决定注资。我相信他眼中的光芒,现在看来是正确的。”孙正义说,“实际上,当时阿里巴巴只有十几个人,销售额是零。”
业界钦佩孙正义的远见与胆识!相信有很多因素促成了孙正义做出判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孙正义仅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断定,在很大程度上,马云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今天摘选《收尾学》据说是领导人变革与创新必看的一本书(⊙o⊙)哦新春计划是收是放,希望这本书带给您启发的这篇文章中,克劳德告诉我们,要评估事情到底有没有希望,首先要考虑的因素是“我指望的是谁?”


有一次我跟一个很富有的朋友聊天,谈到他如何投资理财。我很好奇他都怎么做决策,偏好哪些产业、哪种公司等等。他说了一番话,竟然跟本章讨论的主题息息相关。他告诉我,他并不投资其他事业,只投资自己的公司。我一听马上提出异议,因为我知道他除了自己的公司之外,还投资了其他好几个公司。
他说:“不对,我投资的根本不是那些公司。我对那些产业一窍不通。我投资的是人,我一向如此。那几个公司,老板或者经营团队我都认识,我知道他们过去的记录、他们的人品。我投资的是这些人,而不是那些公司。他们的专业就算一遍又一遍讲给我听,我还是不懂。当然我会看一看,尽量了解,可是真正的投资,是投资在经营者—我所信任的人身上。”

这是一条很好的进路,让我们往下探讨“人格”所扮演的角色。哪种人值得我们信赖,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相信一个人能够改变?


假设有一天火星人入侵地球,决定让人类上演一场宇宙版的罗马竞技场的生死斗,只不过这次他们要斗的是高尔夫球,要地球人推选一个代表出来,在奥古斯塔(Augusta)国际高尔夫球俱乐部最滑的果岭上推一杆,距离1.2 米、下坡、右弯球。人类只有一次机会,必须一杆进洞。如果成功了,地球将免于浩劫;失败了,火星人就会把全人类和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通通蒸发掉。地球人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人来打这一杆,不过只有一次机会。人类的希望何在?我们能够再多活一天吗?你有盼望吗?答案是:不一定。


 

要看是谁来打那一杆。



如果是让金凯瑞(Jim Carrey)或者奥普拉(Oprah)来打,不如赶快找宇宙飞船飞往水星去吧。留在地球上,你抱的希望只是空想。可是如果是由鼎盛时期的“金熊”杰克·尼克劳斯(JackNicklaus)来打,他是高尔夫球史上处理棘手推杆最厉害的一位高手,你就不必急着卖房子了。我们还有希望,而且是大有盼望。所以其中的差别,完全在于是谁来打这一杆。


碰到某个难题,要评估事情到底还有没有希望,首先要考虑的因素是问问自己:“我指望的是谁?”这人的品格、天赋、为人、性情如何,是未来之所系。如同大家常说的:品格决定命运。假使前面说的外星人挑战,是要逗某个人发笑,那我们可以倚靠金凯瑞。但要一杆进洞的话,最好还是找金熊杰克,这个人在这方面的特质值得我们信任,可以带来我们渴望的未来,他的能力已经被证实,他拥有各种必备要素,成功概率多过于失败,因此我们大有盼望。(当然,假使火星人发起的挑战是要逗人笑或让人哭,金凯瑞跟奥普拉又成为热门人选了。)所以,人的素质如何,对于“是否还有希望”这个问题来说,显然是很重要的。



这往往也是人在判断是否有指望时犯的最大错误:忘记考虑他所倚靠、赖以成事的,究竟是谁。相反地,他们只顾着看自己想要得着什么、寄望哪些事会发生,却忘了是谁握着球杆。同样的错误,有几种不同的形态,都是把希望放在不该寄望的人身上:

◆ 那个交不出成绩单的人,表示“他很抱歉”,并且答应要改善。

◆ 表现不良的人说他“懂了”,而且告诉你,他“这一次”一定会尽力去做。

◆ 你渴望这个人好,你一心想相信他“这一次”能够办到。

同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不同版本,不过基本剧目都一样:我们把希望错放在对方的“允诺”“信念”“愿望”之上,而忽略了摆在眼前清清楚楚的事实:他是个怎样的人。


我并不是故意用负面、贬抑的口吻,而是要实事求是。事实是,这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成果,除非某些因素有所改变(编者注:人是会改变的,克劳德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谈到九种让人有盼望的客观因素),否则未来你所能期望的,就是旧事重演。说抱歉、立志更努力,都不能让金凯瑞变成伟大的高尔夫球名将,或者让金熊杰克变成喜剧巨星。


重新立志并不能让不适任的人一夕之间变得适任。如果过去的历史是对方再三辜负你,这样的关系未来也不会稳当。

请注意,这不是说他们将来不能或不会改变。下文会再谈到这件事。但我要说,截至目前,他们除了“想做得更好”的愿望之外,跟以前并没有任何不同。而这样的“愿望”并不等于不同的素质。如果你的车子坏了或者汽缸不够大,装不下够多的油让你跑完全程,即使车子说它很抱歉或它真的立志全力以赴,也改变不了引擎有毛病、汽缸容量不够大这些事实。



因此你的诊断标准应该是:看这个人实际如何。他能够达成你交付给他的任务吗?很多最没指望的困局,因为找到了适任的人,而大有盼望起来。有些企业碰到棘手的难题,因为找到对的领袖来处理艰巨的挑战,于是转亏为盈。问题是,你可以信任谁?眼前在位的人,是否具备所需的品格、天分、经验等等,足以让明天变得更好?有时经历异常艰难、未知的难关,依然大有盼望,因为你知道,你所寄望的是正确人选。目前局势也许困顿,但如果是对的人在掌舵,你还是很有盼望。伟大领袖超越常人之处,就在于他有能耐化解艰难险阻。公司董事会常常要处理一个关键问题:“公司运营情况不好,我们是否要让现在的领袖继续掌舵?”


前不久我辅导一家公司的主管团队,跟他们讨论“谁能信赖、谁不能信赖”这个主题(详见下一章)。一位经理举手发问:“好,我懂,必须要有真实客观的理由才能继续下去。可是有的人很奇特,好像有第六感,可以看见别人都看不见的事,那又该怎么解释?这些人说,我们应该往完全不同的方向走,没有客观的道理,却说对了。你也晓得,是有这种人。他提出一个好像很疯狂的主意,结果是对的主意,你确实应该放弃其他看起来有道理的东西,跟随他走。很不理性,但是对的。常常都这样。有些人就是会看出一些东西,大家觉得很不理性,结果却很对。没有客观的理由叫你相信,但他就是对了。”


我说:“很棒的问题。这个问题刚好证明了我前面所说的原则。全世界都向右走,他却告诉你向左走,他的理由好像很‘不理性’,但你跟从他,却可能‘很理性’。理由就在于一个问题:是谁叫你去做那件疯狂的事情?如果是乔布斯(Steve Jobs)在跟你说:‘我们可以做一件疯狂的事,跟全世界所有人相反。我们可以把歌一首一首拆开来卖,一首卖99分钱,为什么电脑公司不可以搞音乐发行呢?’嗯……或许你应该竖起耳朵注意听。为什么?他是经过验证的发明家,有那种天分、素质、经验,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未来。所以,当他有什么‘不理性’的主意,我们听他的。


“可是如果是个头上包了锡箔纸的人(译注:相信这样做可以防止外星人侵入脑中),叫你去干些没道理的事,那或许不用太搭理他。如果已经证实这个人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你听从他疯狂的主意,并非不理性。如果已经证实这个人成不了事,他提的主意似乎很好,你听从他,却往往是不理性的。他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他的记录可能证明事实正相反。碰到那种情形,我们应该不要再理会他的想法。”



有些时候,目前在位子上的人正是对的人选,未来要指望他。你知道他有什么能耐,有他在,就是一个大有盼望的客观事实。不过也有些时候,事情已经到了该了结的时候,必须要让新鲜血液加入才能带来真实的盼望,而不是虚幻的愿望。



选自《收尾学:开启未来的决策力》,作者系“立界限”系列的百万畅销作家亨利·克劳德,曾著有《过犹不及》、《职场软实力》《为工作立界限》等。



以上文字转载自公众号:康培思文化

 

购买请点击weidian.com/ite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