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德生与中国内地会

日期:2016-03-04 浏览量:3845

 

视频介绍

内地会走过的151年
 


8分钟动画,轻松简洁讲述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的故事

历史脉络
创立

  中国内地会(China In land Mission,简称CIM),其创始人为英国传教士戴德生(James HudsonTaylor,1832-1905)。

1854年,戴德生在前述英国传教士郭实腊的感召下,作为英国基督教伦敦会的传教士来到中国,先在上海、汕头等地传教。1857年定居宁波后,成立了独立的“宁波差会”。1860年,戴德生回到英国,开始招募传教士,两年后,他将在英国布莱顿招募到的宁波差会第一位志愿者宓道生(James Meadows,1835-1914),派遣回到宁波。1865年,戴德生将宁波差会改名为“中国内地会”,简称“内地会”。

目标

作为一个跨宗派的基督教新教差会,就如同其名称所反映的,中国内地会是特别为在中国内地传教设立的。其背景是当时来华的西方传教士,主要是在沿海的通商口岸传教。虽然《北京条约》签订以后可以自由到内地传教,但大部分的传教士都还是只在中国沿海地区,遍布于从东北地区到南边的广东,很少有传教士能深入到相对条件艰苦、信息闭塞的中国内地去。针对这种情况,中国内地会确立其宣教方针,就是要招募一批可以全家迁到中国内陆地区长期工作的传教士,目标是希望在中国每一个省份都至少有一对传教士在传播基督信仰,所以称之为中国内地会。

特色

中国内地会在中国内地的传教也非常有特色。在中国内地,内地会的传教士们打破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的隔阂,克服重重困难建立教会。比如,为了能够融入中国社会,内地会的传教士来到中国后,甚至改穿中式服装,并梳中国发式(去发留辫)。为此,戴德生甚至被英国国内的一些人士指控叛国。戴德生曾有句名言:“我若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部支取;我若有千条生命,绝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不,不是中国,是基督!”可见其在中国传教的虔诚与决心。


1866年,以中国内地会名义招募的第一批传教士在戴德生的率领下,乘坐“兰茂密尔”(Lammermuir)号船,启程前往中国,同年9月抵达上海,开始了内地会在中国的大规模传教活动。


 

最初,内地会的总部设在杭州,1890年迁至上海。该会在伦敦的银行开户时,仅仅储存了10英镑作为基金,可谓举步维艰。但是,他们在宗教传播方面的成就却是令人钦佩。最初,它的影响只是在沿海一带,后经过努力,几乎中国每个地方都有他们的影子。


 

  内地会的传教士来自众多国家,不在乎生活条件艰苦,不受宗派、国别的限制,很快在中国就打开了局面。在传教过程中,内地会传教士以传福音为主,以教育和医务为辅助手段,不太注重大规模地建立学校和医院。他们甘心吃苦,即使遇到官方或民间的打压和抵制,也不向本国政府求助得到特权支持,而且也不威胁地方索取赔偿,尽可能融洽与当地的关系,采取春雨润物的方式渗透到中国民间社会,这一点使他们与其他在华传教团体有很大差别。虽然内地会在中国的上层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在中国社会下层的影响很大。这种模式被称为“戴德生模式”,成为西方所谓“信心差会”和内地宣教的榜样。


 

  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内地会在中国各地的宣教活动成绩斐然,活动范围几乎覆盖整个中国,其中在安徽、四川、贵州、甘肃、陕西、云南、河南等省,基督教的传教局面都是由内地会首先开辟,最远抵达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至1912年,在中国活动的内地会传教士数量超过1000人,成为在华最大的传教机构。到1927年1月,内地会在中国所建立的传教点达到了937个。

如今

1951年,内地会开始从中国大陆撤出,到1953年撤退完毕,所有传教士重新部署在东亚其他地区,并在新加坡建立新总部,机构名称也改为中国内地会海外传教团(TheChinaIn-landMissionOverseasMissionaryFellowship),依然坚持以“中国”命名。


 

直到1964年,中国内地会才更名为海外基督使团(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或OMF International),终于放弃了中国内地会的名称。现在海外基督使团有大约一千名传教士,分别来自日本、韩国、菲律宾、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及台湾、香港等东亚各国家和地区,并坚持在这些地区开展宣教活动。

更多资源
1
大陆正式出版品

 


 

《戴德生——挚爱中华》


 

[英]史蒂亚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戴德生,1832年5月21日出生于英国普通家庭,1854年2月25日到达中国,1905年6月3日死于中国长沙。一生清贫,凭信心在十九世纪的中国传扬基督福音,建立“中国内地会”,对早期中国基督福音的传播有重大影响。在当时中国向西方学习洋务的时候,戴德生主张全体成员穿着中式服装,尊重和学习中国文化。在中国生活期间,常因文化差异而与当地居民发生摩擦,经济上也数次走入绝境,他的四个孩子及第一任妻子死于中国,但他仍不改志向。慷慨陈言: “假使我有千镑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最后他自己死于长沙,葬于镇江。

 


 

《多走一里路就是一台戏》


中国内地会宣教士杨宓贵灵的回忆录
 


[加拿大]杨宓贵灵(Isobel Kuhn)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路,是生活的轨迹;戏,是生命的展现,这是普通的人走过的不平凡之路,也是普通的人共演的人生之大戏。这本书是一部回忆录。一个在20世纪20年代来到中国云南偏远地区支教的外国人,在20余年的中国生活中,将其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用美好、质朴、真诚的语言记录下来给她的亲人朋友。从这些回忆里我们看到了中国那个时代的风土人情。书里涉及到了人文、历史、亲情,对今天的我们,不仅是知识和信息的收获,更多的是对记录者的敬佩。

 


 

《山雨:富能仁传》


 

中国内地会宣教士的感人传记


[英]艾琳·克蕾斯曼(Eileen Crossman)


团结出版社


 

年轻的英国宣教士富能仁,只身走进云南边陲。他创立教会,发明傈僳族拼音文字,翻译圣经,书写民族历史……他奉献一生,为傈僳族全然摆上。由富能仁之女艾琳·克蕾斯曼执笔完成的《山雨》,收录富能仁30年宣教生涯所写的日记和书信,真实展现其面临的种种严酷争战及内外交困中的更新突破。富能仁经历的沮丧与喜乐、挣扎与得胜,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特别是他对信心祷告的领悟,彻底顺服的操练,必能带领我们拓宽自己的属灵境界。最重要的,我们不仅被富能仁的前辈舍己深深感动和激励,更透过富能仁看到了呼召他的那位神自己的信实、慈爱和大能,由此我们便可以得着新的力量和勇气,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天路历程。

2
广播剧
进入荔枝APP收听精彩的内地会宣教士广播剧!
 


 


 

3
有声书


 

书香园地节目(良友电台)目前每周五正在朗读内地会宣教士艾伟德的传记故事《比一千头水牛更够力》,适合作为每周五晚上的睡前保留节目!


 

试听:

喜马拉雅APP——搜索关键字“一千头水牛”


 

收听:

百度——搜索关键字“良友知音台”——“书香园地”节目


 

文字来源|公众号青岛宣信家园、网络

图片视频|青岛宣信家园、网络



点击这里购买图书

item.taobao.com/ite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