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同为记念!

日期:2016-04-05 浏览量:3686

 

 

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啦,对于基督徒来说,又面临祭祖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该如何处理呢?请看今天的分享文章:清明节—同为纪念!

清明节与复活节各是什么节?

 

清明节将至,人们开始想着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可以有一个小长假休息身心;另一件却是设想着如何实现祭拜祖先的问题。

清明节又称之为“鬼节”、“冥节”,与七月十五、十月一日总称“三冥节”。南北方在过节时有些细微差异,但现代的清明节无怪乎两件事情:踏青和扫墓。

 

而每年的清明节与复活节似乎相连接在一起,有人说,清明节是中国的鬼节,复活节是西方的鬼节。但这种说法有些问题,中国称之为鬼节,是因为人死了。而复活节是人死了并且又复活了。把复活节也称之为鬼节,这难免过于牵强。

清明节与复活节有什么不同点?

 

       其实,中国人过清明节,也是对死去之人的一种怀念;而基督徒们过复活节是对死去而复活的人一种记念。既然两个节日都有记念之意,是否有不同或冲突点呢?

1. 清明节是记念一个死了的人,而复活节是记念一个活着的人。

      人死而不能复生,死后,人们为了怀念那过去的亲人,于是去坟墓祭拜,这说明那里埋着一个死人。释迦摩尼死了,有他的舍利子为证;穆罕穆德死了,有他的坟墓和尸骨为证;儒家伟大的哲学家孔子死了,他的坟墓在曲阜的孔林中。死是众人的结局,正如圣经所说: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复活节所记念的耶稣,却是坟墓里面复活的那一位。祂也有坟墓,但坟墓却是空的,;祂也有身体,但两千年来,无人能够找到祂的骸骨,哪怕一块儿小骨头。因为,祂复活了,若是有人能够提供证据找到了祂的尸骨,那么复活节将不复存在,而影响世界的基督信仰也将随之坍塌。

2. 清明节是记念一个“完了”的人,而复活节是记念一个“成了”的人。

      古人喜欢用驾崩来形容一个人死的结局,也常常听人说一个人死,用“完了”来形容。这人的所有辉煌将随之而去,这人的所有遗憾也将随之而去,这人的影响力更是不再存在。

      而对于耶稣基督来讲,当祂在十字架上奄奄一息之时,祂却说:“成了”。因为,祂知道,死不是众人的结局,祂将用生命来改写人类死的终局。神的救赎工作借着耶稣的死而成就了。耶稣这位无罪之子,用自己的无罪担当了所有人的罪,好使那些罪人因祂而被赦免,从此死也不再是跟随祂之人的结局了。

3. 清明节给人一个提醒:人一定会死,而复活节给人一个提醒:人有复活的指望

      两种节日给人们带来两种生活的意义或方式。一种是绝望,一种是盼望;一种是享受世界,因为明日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另一种却是与这个世界争战,因为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的唯一生活空间;一种是贪恋世界,另一种是积攒财宝到永生;一种是消极的哭泣,另一种是积极的欢送……

基督徒如何过清明节?

 

1.  忽略法:有很多基督徒不愿意过清明节,而且家人与自己都是持守一样的生活价值观念,于是他们就不过清明节,这个节日对他们而言也不值得提起,这是一种忽略的状态;

2.  争战法:也有些基督徒认为这是属灵争战的一个节日,于是在这个节日中不住的用祷告来争战,冲淡拜偶像等带来的属灵低潮;

3.  记念法:也有基督徒利用清明节的时节去扫墓。
 第一种方式:去亲人坟墓扫墓,尤其是直系亲属;带领家人一起去,买一束鲜花,放在坟墓边上,之所有是鲜花,对于死者是基督徒来讲,代表着死者是活着的,而不是死的;对于死者是非基督徒来讲,代表着死者生前为家族留下的生活及心灵上的贡献是值得记念与称赞的。而全家人可以围坐在一起,分享死者生前的生活,促使家人更多的了解死者生前的岁月。

第二种方式:去宣教士或属灵伟人坟墓扫墓;同样的,带着鲜花,一起分享宣教士与属灵伟人的奉献精神及本人生活见证等,激励自己更委身与神。

第三种方式,虽然去坟墓扫墓,但绝不会烧纸或磕头跪拜。因为烧纸是迷信活动,与信仰真神相悖;磕头跪拜却是祭拜偶像,圣经里面说: 申5:9“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有人认为跪拜只是一种尊敬和记念而已,而圣经真理就是不跪拜,为何要用违背圣经的方式来表达尊敬和记念呢?

北京过节小建议

 

先到北京行政学院的利玛窦墓去分享利玛窦这位天主教传教士的传教生涯及得与失;然后到北京辅仁大学旧址参观并分享天主教文化对中国现在的贡献或影响;最后到天坛公园去看中国古人祭天的打祭坛,并分析天坛与圣经里面的献祭的差异。最后在天坛一起分享食物,休息后返回。

当然,你也可以去参观比较古老的基督教堂。

我想这是一个有意义的文化学习的好机会。或许你选择徒步,或许你选择公交或自驾。而我比较倾向于鼓励大家徒步,因为,会路过北京很多古城特色的文化遗址。

北京教堂介绍

 

 

 

请上下滑动

综述印象如下:

      天主教堂建筑风格瑰丽,历史悠久,饱经沧桑(地震、火灾、民间和官方的人为破坏背景深重)。

      改革宗基督教堂简朴,亲切,友善,接纳,对于创办医院、学校、教堂充满洋溢的热情。

      到达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重视科学、文化、艺术的传播与交流,肯于放弃个人的安逸享乐,甘愿让教会被建立,西什库和王府井教堂都有类似背景。

      清朝廷曾一度欢迎天主教传播,但是宣教策略的失败令局面整体倒退,前功几乎殆尽,教会惨遭歼灭。(1900年庚子之乱)。

      改革宗基督教进入帝都相当晚,重视医疗、教育等社会服务。

      1958年的策略性紧缩合并政策,以及1966年关闭教堂的举措令更多信众转入民间非公开聚会,半个世纪不能转换模式。

     今天的信徒当追忆往昔,效法前辈的服事榜样,对信仰遭受的砺炼有充分心理准备,能够摆脱伤害的捆绑,放下回避、抵制、敌对的心态,如同犹太信徒在饱经苦害后,能接纳昔日的扫罗后来的使徒保罗一般,盼望普世教会的联合。

      房屋建筑本来是崇拜的有形体的表达,但后来可能沦为博物馆,物是人非。真实的敬拜是心灵与诚实的,可以独立于建筑物,便显出更加持久的生机与活力。

第一站、西什库天主堂
【1900年庚子教难中奇迹般幸存的教堂】

西什库天主堂,俗称北堂,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什库大街33号,是一座天主教堂,1703年开堂,曾经长期作为天主教北京教区的主教座堂,是目前北京最大和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西什库天主教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康熙四十二年(1703)。由于两位天主教耶稣会教士治愈了康熙皇帝的疾病(金鸡纳霜治疗疟疾),因而获赐蚕池口一块地皮,得以建筑教堂,便是今天西什库教堂的前身救世堂。清政府于道光七年(1827)教堂并没收了全部教产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归还了教堂的土地,同治三年(1864),北堂原址建立了一座高大的哥特式建筑,由于蚕池口临近皇家禁地,高大的教堂钟楼引起了慈禧太后和同治皇帝的不悦,规定以五丈高为度(比原堂降低三丈四尺),钟楼亦断不令高出屋脊,经过与罗马教廷和法国政府的交涉,教会同意将教堂迁往西什库,由清政府出资修建新的教堂建筑。

为此清政府花去白银38万两之多。,至光绪十四年(1888)底,在西安门内西什库地方建成新堂。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西什库教堂成为进攻的焦点,义和团营中曾经有顺口溜道:“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吃面不搁醋,炮打西什库”其中的交民巷指的是东交民巷使馆区,而所谓西什库指的便是西什库教堂,1900年6月-8月间北京的义和团团民曾经长时间围攻西什库教堂
1900年6月15日傍晚,由端王载漪所率领的一队义和团开始进攻西什库教堂。时任“正权”主教的,是被公认为“中国通”的法籍传教士樊国梁,为了保护西什库——这座主教座堂,以及躲藏其中的3000余名外国教士和中外教徒,他遣人前往位于东交民巷的法国公使馆,请求使馆卫队提供护卫。

法国和意大利这两个天主教国家的驻华公使馆共派遣了四十余名士兵护卫西什库教堂。围困教堂的义和团使用自制的穿屋火龙、炸弹、抬杠等火器向教堂发动进攻,守军则以快枪与之对战。6月17日起,清军也参加了进攻。义和团挖地道,埋地雷,4次爆炸,炸毁仁慈堂,炸死教民和儿童400多人。经过半个月的围困后,教堂内的人员将作役用骡马和战马全部吃光,并且开始食用院内的树皮和野草。尽管只有“41条枪”,但西什库教堂却始终未被攻陷。

直到8月16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组建了专门的解救队,八国联军救援西什库教堂,在西华门与清军激战,清军战死800人,四散撤退。法国驻华公使在西什库教堂与主教樊国梁相见,“互庆余生”。轰动一时的西什库教堂事件宣告终结。

西什库教堂被围两月余,在整个事件中,“共死教民四百人,地雷炸死小孩七十六口,法兵死十人,意兵死五人”。而义和团和清军被杀死600人以上。庚子议和后由清政府赔偿出资重修了损毁严重的西什库教堂建筑,形成了目前西什库教堂的建筑群。

1958年的“献堂献庙”运动中,西什库教堂被上缴国家,教堂收藏的教会藏书,被运出教堂移交北京图书馆收藏;西什库教堂所拥有的法国产Cavaillecoll牌管风琴是北京最大和最好的一座管风琴,于1965年以“研究”的名义被中央音乐学院移走,后在文化大革命中散失。直到1985年西什库教堂才交还给天主教三自爱国会,重新开堂。

1984年西什库教堂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6月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西什库教堂有面积很大的附属建筑群,包括图书馆、后花园、印刷厂、孤儿院、医院以及光华女子中学、若瑟修女院和天主教华北教区主教府,现在这些附属建筑大多都被其他单位占用,光华女中虽已归还但仍被民政部门占用,若瑟修女院至今未归还,北京市第三十九中学已经迁出,主教府也已经归还给了天主教会,目前正在修缮中。 

第二站、北京基督教会缸瓦市堂

【教堂执事专门开了门容我们进入,还耐心解答同行朋友对福音的疑问。颇有对慕道朋友服事的心。令人心头温暖。】

北京基督教会缸瓦市堂坐落于中国北京西城区的西四南大街57号。这间教会由英国伦敦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于1863年所创建。

1861年10月,伦敦会的雒魏林(William Lockhart 1811-1896),在北京东城租用英国公使馆的房产开创医疗事工。这就是协和医院的前身。1863年伦敦会派艾约瑟(Joseph Edkins 1823-1905)来到北京和雒魏林一起负责北京的事工,同年在西城设立传教机构,这就是缸瓦市教会的起源。

1864年3月28日,英国伦敦会27岁的医学博士杜德珍(John Dudgeon 1837-1901)从上海到达北京,在行医的同时传教。【伦敦会是英国教派公理宗(Congregationalists)下属的一个传教团体。

1807年,伦敦会传教士马礼逊来到澳门,开始了新教在中国传播的历史。56年后,另一位伦敦会教士杜德贞在北京创建缸瓦市教堂。缸瓦市教堂的信徒中最著名的人物是老舍,他的英语还是在教会开办的夜校学的。】
1900年6月13日,缸瓦市教堂与其他10余座教堂在同一天被义和团烧毁。

1903年3月16日,英国伦敦会用松江银2100两,在缸瓦市从私人奎瑶手中购地而建堂,分南北两院,南院用做副堂和牧师住宅;北院有大礼拜堂一座。1922年改建新堂(就是现在仍在使用的主堂),实行自立自养并加入中华基督教会。
南院开办仁济医院;北院为铭贤小学。形成教堂、医院、学校为一体的格局。

1958年,北京市西城区信徒都被合并到缸瓦市教堂,称缸瓦市堂为西堂。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缸瓦市教堂被迫停止聚会。

1980年7月18日,缸瓦市教堂恢复礼拜,1994年12月4日,发生著名的缸瓦市教变,杨毓东牧师被暴力赶下讲台【杨在有关家庭聚会、对三自的看法上,已及在治理教会等一系列问题上,与北京"三自"领袖和宗教局干部发生矛盾与冲突,自89年到94年间,日趋白热化,以至酿成引起国际关注的"撤职风波"
宗教局和"三自"当权者多次多方向其施压,迫其辞职,但他在堂委会和信徒的支援下坚拒不受,与他们据理抗争到底,以至于被扣上"反政府"、"反三自",以及"反革命"等罪名,当权者甚至动用警力威慑。最终在1994年12月教会的一次聚会上,宗教局干部和"三自"领袖们在警力的保护下亲临现场,实行"夺权",杨毓东就此被褫夺职权,由于新粒接任。】

在1949年前后和文革期间,陆续有居民和单位侵占缸瓦市教会教产和土地,并长期拒绝归还。教堂使用的房屋仅占原来的五分之二,相当部分信徒只能露天聚会。1996年,在主堂的南侧扩建了副堂。2008年,在主堂北侧扩建了又一个小堂和教会办公室。2009年初,被西四家具店占据50多年的土地开始收回。

缸瓦市教会现有信徒5000多人。每个主日有四次礼拜。还有一次周日下午的朝语敬拜。

2005年11月,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访问北京时,曾参加缸瓦市教堂主日礼拜。美国国务卿赖斯也曾参加缸瓦市堂主日崇拜。
陈垣: 历史学家,1919年接受洗礼,历任辅仁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老舍: 作家,1921年起在伦敦会缸瓦市教会的英文夜校学习并参加主日学服侍。1922年,接受洗礼。

第三站、宣武门天主堂
【看殿执事很友善,容我们进入院内拍照观看。教堂的历史悠久,有若干令人称羡的古物,所有雕像和壁画彩窗都如同博物馆般自述着极为丰富的内涵。这座久经变迁的教堂,依然显示出非凡的威严气度。

 宣武门天主堂,俗称南堂,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41号,是北京最早的一座天主教教堂,始建于1605年,现存的建筑建于1904年,是一座三层的巴洛克建筑。

南堂是北京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座教堂,是在明万历三十三年由意大利籍传教士利玛窦兴建的
清顺治七年(1650年),在德国籍耶稣会传教士汤若望的主持下,在原址上开始了翻建工程,两年后一座中国风格的大教堂建成了,堂前有大理古牌楼一座,署有‘钦宗天道’四金字。”

顺治皇帝曾24次亲临南堂,并御制“通微佳境”匾。汤若望建成的南堂除了一般的宗教建筑之外还有天文台、藏书楼、仪器室等科学设施,为西方现代科学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康熙四十二年1703,宣武门天主堂重修工程开始,十年之后建成欧洲风格的建筑。

康熙五十九年1720,北京发生地震,南堂建筑在地震中遭到损毁(1713-1720),1721年葡萄牙国王斐迪南三世出资重建宣武门天主堂,采用了当时在欧洲非常流行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

雍正八年1730南堂再次在地震中损毁,雍正皇帝赐银一千两用于南堂的重修,重修后的南堂延续了原先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

乾隆四十年1775南堂又毁于火灾,乾隆皇帝赐银一万两用于恢复教堂原貌,并且手书“万有真原”的匾额赐予教堂。

道光十八年1838,清政府取缔了天主教在华的一切活动,宣武门天主堂被政府没收,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结束后才将教堂发还,1860年南堂重新开堂。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 6月14日,南堂被义和团烧毁,1904年第四次重修的南堂主堂和附属建筑竣工,这就是人们今天看到的宣武门天主堂的建筑。

1979年12月21日天主教三自爱国会主教傅铁山在宣武门天主堂接受神职,成为文化大革命后天主教宗教活动在大陆恢复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同时也标志着南堂再次成为天主教北京教区的主教座堂,目前天主教北京教区行政管理所就设立在这里。

宣武门天主堂共有三进院落,大门为中式建筑占据了教堂的第一进院落,其后的东跨院为教堂的主体建筑,西跨院为起居住房。教堂主体建筑为砖结构,面向南方,整个建筑里面磨砖对缝,砖雕精美,穹顶设计,五彩玫瑰花窗,气氛庄严肃穆。1996年宣武门天主教堂列名中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第四站、北京基督教会珠市口堂。
【教堂处在交通要道串流的车辆之间,仿佛等待绿灯的过马路的行人,被夹在道路当中,不知所措。教堂通体蓝灰色间白色,就在繁华的前门商业街对面,远眺正阳门,竟然令人凄凉地感觉,朴素得与张灯结彩的民俗市井,格格不入。】

珠市口教堂位于东城区前门大街129号,广安大街和前门大街两条繁华路段的交汇处。是卫理公会在北京创设的一座基督教堂,也是北京目前仍在使用中的几座基督教堂之一。这座教堂始建于1904年,是1900年以后卫理公会在北京南城新建的8座教堂中的第一座。1923年建成。该堂具有简易哥特式风格外貌。

珠市口堂从建堂一开始就有中国牧师主持。从1926年开始珠市口教堂推行自养,但继续通过卫理公会接受美国差会的津贴。

1958年北京市基督教各宗派教堂实行联合礼拜,60余座教堂中保留了4座,珠市口教堂是其中所谓的基督教南堂。南城其它各教派教堂信徒都被归并该堂。

1966年文革开始,珠市口堂被迫停止活动,1980年以后恢复开放。

在修建广安大街过程中,为了保留这处教堂,特意从此绕了一个弯儿。2002年6月,北京市财政局拨款100余万元,对珠市口教堂进行了加固、维修。修复后的教堂,安装了闭路电视,信徒可同时观看牧师在二层主堂进行的礼拜活动。此外,堂内还安装了电脑、打印机、电热水器、空调、灭火器等设施。

 第五站、东交民巷天主堂

【教堂精致,俏丽,矜持,典雅,闭门不接待来访,保持着神秘。据说只有清晨和主日开放。偶然路过的行人只可在门口流连,难以进入。这座在1900年以后建立的教堂,安静无扰,在东交民巷的一角默默旁观。似乎要把自己从以往的血腥历史和世俗的纷扰当中分离和保护起来。】 

 

东交民巷天主堂,又名圣弥厄尔教堂(St. Michael's Church, French Legation Church,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甲13号,是一座建于1901年的两层哥特式建筑。东交民巷天主堂以其正门上方精美的天使造像而闻名。现在右图的“东交民巷天主堂”牌子已经改成了“圣弥额尔天主堂”。

东交民巷天主堂所在地,以前属于法国领事馆的范围。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之后,居住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欧洲人显著增加,这些侨民要求就近修建教堂以进行宗教活动。经过法国籍北京主教樊国梁 (Bishop Pierre-Marie-Alphonse Favier) 与法国驻华领事协商,法国领事馆将地皮转让,由法国遣使会拨款,法国籍神父高嘉理负责。

1904年,教堂正式开堂,以在华外国人为主要服务对象,主堂神父和辅助神职人员均为法国籍人士,并归法国教会管理。

1949年后,天主教北京教区接管东交民巷天主堂的建筑和地产,划归北堂管理,1958年活动受到限制,被关闭,建筑与地产被政府没收划归东交民巷小学,教堂成为小学的礼堂。1986年东交民巷小学从东交民巷天主堂迁出,1989年12月23日重新开堂。1995年10月20日东交民巷天主堂列名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美国总统克林顿来华访问时,曾在此做礼拜。

东交民巷天主堂的建筑小巧精致,同时也是北京市区内少有的没有经过彻底毁坏和重建的天主教堂。建筑占地面积2656.4平方米,主体建筑为典型的哥特式风格,高二层,坐北朝南,堂内为木结构,顶部用肋状拱券,以圆柱支撑,地板铺有花砖甬道;两侧装饰法国定做的玻璃花窗,东交民巷小学占用期间,花窗大多被打破了。

圣堂正门上方为教堂主保圣弥厄尔的雕像,他是圣经中保护以色列子民的总领天使,被教会视为新约子民的护守天使,这尊天使像雕刻精美,细节鲜明;天使造像和精美的花窗玻璃是东交民巷建筑中最引人瞩目的两大亮点。在圣堂北侧还有一幢西洋风格的二层小楼,是本堂神甫的居所,教堂东侧有十间砖砌平房,均用北京传统民居的格式,但门窗却施以拱券结构,为中西合壁之作。

 

第六站、亚斯立堂
【这个谦恭的地理位置让人对在医疗教育方面颇有建树的卫理会北京总部肃然起敬。从大堂内向外透视彩色玻璃窗外的天空,以及呼吸着木质座椅散发出令人宁静的气息,一路的劳顿都缓释开来。门口接待处的女执事祥和的面容,友善地介绍聚会时间,瞬间给人回家的感觉。1991年,第一次来这里,心中就有个按键被击中了。回音袅袅,多年后才解其音之妙。感觉被彩窗里人物的眼睛默默注视着,投下一缕炫目的光令人几乎失明。】

亚斯立堂(Asbury Church)即北京基督教会崇文门堂,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内后沟胡同丁2号,是北京地区较大的一座基督教堂。也是目前最古老的一座基督教新教教堂。

1868年,美国传教士刘海澜(Hiram Harrison Lowry,1843-1924)等人从福州北上,进入北京。1870年,他们在崇文门内孝顺胡同购买房产,兴建该会在北京的第一座教堂,以会督亚斯立(Francis Asbury)命名。

该会后来在北京城内设立了8座教堂(主要在南城),以亚斯立堂为中心教堂。陆续又兴建同仁医院、妇婴医院,汇文幼儿园、汇文小学、汇文中学、慕贞女中、护士学校,以及汇文大学(后合并于燕京大学)、汇文神学院(后改名北京神学院)等教会机构。

1880-1882年,卫理公会原址重建教堂。1900年义和团事变中,亚斯立堂被大火焚毁。1902-1904年,清政府拨款重建亚斯立堂。重建的教堂造型为近代折衷主义风格,正立面由三组不同风格的造型组成,砖木结构,灰砖清水墙面,铁皮屋顶。

1958年夏,北京市基督教实行联合礼拜,亚斯立堂被献给政府,暂停活动,礼拜堂及附属房屋由北京市第13女子中学(原慕贞女中,后改为第125中学)使用。礼拜堂被当作学校的礼堂。文化大革命期间,设备破损严重,面目全非。 1982年春,北京市政府落实宗教政策,付给125中学两万元人民币后,经整修,亚斯立堂更名为北京基督教会崇文门堂,并于当年圣诞节重新恢复聚会活动。

1990年2月,亚斯立堂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2006年,亚斯立堂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第七站、王府井天主堂

【教堂拆除了围墙,立刻拥有了一个广场,流动的行人,逗留休憩的游客,甚至提了麦克与音响来此献歌的期望被星探发现的流浪歌手,都成了教堂怀抱中的风景。教堂如身着婚纱的新娘,被目光、镁光、灯光环绕着,露出雕塑般持久的笑容。不要去想她有多疲劳,只要捕捉她令人惊羡的美丽。】

 王府井天主堂,俗称东堂,又名圣若瑟堂、八面槽教堂,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74号,是耶稣会士在北京城区继宣武门天主堂之后兴建的第二所教堂。

王府井天主堂现存的教堂建筑是一座三层罗马式建筑,建筑融合了中西建筑的风格。2000年伴随着王府井大街的改造,北京市政府投资在教堂前兴建了一座广场,从而使王府井天主堂成为王府井步行街的一处景观。

兴建王府井天主堂的是耶稣会意大利籍传教士利类思和葡萄牙籍传教士安文思,他们于明朝末年在四川传教,1647年被攻入四川的肃亲王俘获,押回北京,在王府内做杂役。顺治五年(1648年)经汤若望等与朝廷周璇,利类思和安文思脱籍成为自由人,并更进一步与清朝皇室接触。

清顺治十二年1655,赐予两人银两以修缮住宅,两人借机请求将他们在八面槽的住宅改建为教堂,并得到了允许,建成了北京第二座天主教堂。最初的东堂呈现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康熙初年1662,利类思和安文思重建了东堂,将建筑改为西式风格的建筑。

康熙三年1664, 杨光先为谋求钦天监监正的职位,递交《请诛邪教状》,指控汤若望历法不准。康熙四年,汤若望、南怀仁、利类思、安文思被判入狱,北京城内掀起了反天主教的浪潮。王府井天主堂受到了较大的破坏。

康熙六年1666,受辅政大臣庇护的杨光先被罢官,教案平反,被没收的王府井天主堂发还教会。

康熙五十九年1720,王府井天主堂在地震中被毁,1721重建了王府井天主堂,重建工程由葡萄牙国王斐迪南三世资助,传教士利博明作为建筑师设计,传教士兼清宫廷画师郎士宁主理了建筑的绘画和装饰,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

嘉庆十二年1807东堂的传教士在搬运教堂藏书过程中引发火灾,大批文物被焚毁。这次火灾更是直接导致了政府没收东堂房产,拆除教堂建筑,“大堂虽未焚坍,亦令拆毁,饬修士等尽移南堂居住”。

1860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发还了东堂、南堂、北堂和西堂的教产。

光绪六年1880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田类思向欧洲募款重建王府井天主堂,光绪十年1884新东堂建成。新建的东堂为砖木结构罗马式建筑,作为内部空间支撑结构的木柱均为取自黑龙江的赤松,墙体则以城砖砌成。建筑平面取十字形,正面建有三座钟楼,均做穹顶结构,钟楼顶端均装饰有十字架。

在1900年爆发的义和团运动中,东堂于6月13日再次被毁,在堂内避难的一批信徒也被烧死。1904年法国和爱尔兰用庚款重建了东堂,重建后东堂现存的建筑完全恢复了义和团运动之前的形制与规模。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8月21日王府井天主堂关闭。教堂被八面槽小学占用。1980年开始修复,12月24日正式开堂恢复宗教活动。东堂1990年王府井天主堂列名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维基百科】

 

   文/冀以诺(教会传道人) 东燕姐妹

图片来源 于网络

排版由晨光文化提供


订购图书请点击这里:mlbooks.tao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