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谁就意味着你是谁

日期:2016-04-06 浏览量:4209

《拇指姑娘》讲的是一个身高甚至没有大拇指一半长的精灵女孩的故事。她被抢走,又被抛弃,最后被迫在地洞中生活,甚至被逼着要嫁给丑陋的鼹鼠。她不愿嫁给鼹鼠。但又没别的办法。这可咋办呢?你知道她后来嫁给谁了吗......
我所在城市的一档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风靡全国,很多“黄金女郎”也应运而生。她们常放出一些“豪言壮语”,其中这句风靡全国: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

真的吗?

一个女孩子到底该嫁什么样的人?

有钱就幸福吗?

《拇指姑娘》探讨的正是这样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这篇童话最初发表于1835年,收在安徒生于哥本哈根出版的第一本童话集《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中,因想象奇特、优美动人、隽永深刻、启智警心而流传甚广。

读懂这篇童话的关键,是要看到安徒生是围绕着“拇指姑娘到底该嫁谁”这一线索来写整个故事的。

这位童话大师采用了欧洲流浪汉小说的情节模式,写了这位拇指姑娘所遇到的一系列传奇经历。在这些传奇经历背后,作者还是牢牢紧扣拇指姑娘的婚事来下笔。正是这一着眼点使这篇童话立意深刻、格调高雅,在众多童话中脱颖而出而广为人知。这篇童话也被改编成绘本、动画、戏剧和电影等。

拇指姑娘来自一朵郁金香花,尽管她没有翅膀,其实也算是一位适合住在花朵里的天使般的小人。所以,她当然不能和癞蛤蟆的儿子结婚,也不能和鼹鼠结婚,甚至不能和燕子结婚,最后,只有遇到了跟她一样住在花朵里的同类,她这才欣然同意嫁给对方,这正是“非类勿娶、非类勿嫁”的观念,而这背后是基督教文化中“各从其类”的观念。

当然,中国文化中存在另外一种观念,比如《白蛇传》中,人和蛇可以结婚,法海因为干涉就成了反面角色。这和《拇指姑娘》大不相同。

全篇童话看下来,我们似乎得到结论说,就是因为癞蛤蟆的儿子和鼹鼠太丑陋,拇指姑娘就不愿嫁给他们。而最后呢,她看到花中的小王子长得很英俊,就动心了。这样的结论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


不信你再细读这篇文本,别忘了里面还写了燕子和拇指姑娘的交往。燕子在拇指姑娘眼中也是非常英俊的,甚至他们彼此之间都产生了很深的爱慕之情,到最后,燕子也知道他不适合拇指姑娘,就像他的窝并不适合拇指姑娘住一样。拇指姑娘最后也知道了这一点。安徒生的高明之处正在于他安排拇指姑娘出嫁的过程,同样也是拇指姑娘自我意识觉醒和她个人成长、更新的过程。

一开始,拇指姑娘被癞蛤蟆劫持了,她醒来之后,只不过不喜欢周围的环境罢了,因为她生活在陆地上,而现在周围全是水。后来得知要嫁给癞蛤蟆的儿子,她才惊觉到,对方跟她不是同类,根本无法沟通。癞蛤蟆的儿子只会“呱呱呱”地叫。



后来,她又跟金龟子们住在一起。所有金龟子都认为拇指姑娘因为长得像人,而且没有触须就显得很丑。拇指姑娘不就因为金龟子们这么看她,而一度认为自己很丑并伤心哭泣吗?

这时候,她的确还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是谁,自己到底美不美。她只是在别人的眼光中看自己。

再后来,她跟老田鼠住在一起,老田鼠极力撮合她跟鼹鼠的婚事。这时候,拇指姑娘从本能地厌恶鼹鼠上升到发现鼹鼠的世界里没有阳光﹑鲜花,鼹鼠也没有爱和同情心,这里有的只是功利和物质。这就不只是环境的差异,根本上就是两种本性、两种境界的差异。从热爱阳光、唱歌、鲜花、爱和同情的本性上来说,她和燕子倒是息息相通的。




直到她跟着燕子来到了南方国度,见到了自己的同类,她这才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归属。而且也正是在这种归属中,她才得到真正的尊严感和价值感,难怪最后天使们以最美女神的名字来称呼她。她其实不是拇指姑娘,之所以称她为拇指姑娘,那是从人的眼光来看。

这些长得像人的花中小精灵们自有其评判标准,所以,“拇指姑娘”才最终大胆改名为“玛娅”。这是天使们对拇指姑娘的称呼,其实也象征着拇指姑娘在自我意识方面走向成熟,在个人生命成长方面走到新的境界,她终于有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名字。




安徒生讲的是精灵,说到底还是在说人性。拇指姑娘人性方面的成熟和生命成长方面的新境界是如何达到的呢?

一开始,拇指姑娘很被动。她被癞蛤蟆劫持后,是小鱼们出于义愤而救了她;随后,她迷失在金龟子们的批评声中;之后,她顽强地寻求活路,在要活下去的信念支撑下,她来向田鼠求助。田鼠要她干家务和讲故事,她都同意了,这时候,她开始脚踏实地地奋斗下去。

难能可贵的是,她对生命尊严的寻求并没有因生活的压力所窒息。田鼠不断游说拇指姑娘,告诉她鼹鼠是多么富有,她应该嫁给他,而鼹鼠也对拇指姑娘有好感,并且也愿意娶她,让她一辈子在大房子里吃喝玩乐、享用不尽,拇指姑娘不为所动。生活尽管很艰难,但不能以埋葬和牺牲阳光、歌声、鲜花、爱和同情心为代价。



在地道里,他们见到了一只死去的燕子。鼹鼠很看不起燕子只会唱歌而不会生活。但拇指姑娘却非常同情这只燕子,冒着危险,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来帮助燕子,燕子得到了救助而活了下来,并在春天到来的时候飞走了。

拇指姑娘不愿让田鼠伤心就没有跟着燕子一起走。但田鼠并不理解她,而是逼着她嫁给鼹鼠。

临出嫁前,她奋力一搏,走出鼠洞,对着太阳来呼喊,对着小花来倾诉。恰好,她过去救过的燕子出现了,把她带出了那个黑暗、庸俗、自私、无聊的地洞。也就是说,拇指姑娘在患难中并没有妄自菲薄,而是不断付出爱和信任,在分享、施与和爱中慢慢成长。她付出爱救活了燕子,也给自己带来了美好出路。




到了这里,我们发现拇指姑娘的形象越来越丰满和高大起来。她拒绝庸碌的勇气以及关怀他人的爱心,是多么令人敬佩。

哪怕遭遇劫持和不幸,哪怕面对别人的打击和嘲讽,哪怕有来自物质世界的诱惑和催逼,我们仍要奋力追求真、善、美、爱,真正能打垮我们的不是环境、遭遇,甚至不是命运,而是我们自己。

安徒生童话,几乎每一篇都是这样美好的心灵读本。



这个世界的“黄金女郎”和“宝马女郎”们啊,来读读这篇童话吧,听听拇指姑娘的故事吧。幸福不是用房产和裘皮大衣换来的,真正的幸福需要建立在自尊、自重的基础之上。人无法和冰冷的钱过一辈子,就像习惯了光明的人无法永远住在黑暗中一样。

宁愿在阳光中歌唱而死,也不愿在地下黑暗中饱足苟活。

父母们,姑娘们,孩子们,与其看这类那类的电视相亲节目,还不如关上电视好好读读《拇指姑娘》呢!


高贵是种灵魂香味,

神圣开敞阳光晕眩。

草尖儿上风丝温柔,

心波起伏湖水荡漾。

那么多的痛楚磨难,

让你迷惘让你成长。

置身那么深的幽暗,

凉入骨髓笑容芬芳。

高贵是种灵魂香味,

精神如肉体般茁壮。

盼望比物质要真实,

天空明净燕子飞翔。

向上仰望如花绽放,

历经磨难放声歌唱。

文/齐宏伟   诵读/依然

配乐:Spirit of the Living God-Audrey Assad

排版由晨光文化提供

Book Cover & Review

图书封面和简介

 • 



跟别的童话比,安徒生童话打破了王子和公主最后过上了快乐幸福生活的老套,引进了那么多似乎并不适合孩子的苦难叙述。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心灵教育!我们所处的世界绝非处处歌舞升平的乐园,孩子们从小就不该生活在真空中!所以,不是要不要苦难的问题,而是怎样面对苦难的问题。安徒生面对苦难的心态决非消极、无奈、绝望和伤感,而是充满信念、盼望、挚爱和勇气,这就使安徒生童话从苦难尘世中超拔而出,具备了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从容与大气。我们不再就安徒生童话谈教条,而是就安徒生的信念谈童话,就他的童话谈心灵,谈人性,谈真、善、美、爱,谈你,谈我。这就不只为了读安徒生童话,更是为了让我们受到信、望、爱、真、善、美的熏陶,激发我们一起去点燃这爱的火炬,好传递给我们的孩子,并让他们传给他们的孩子。


图书由青橄榄书殿出版

订购图书请点击这里:item.taobao.com/item.htm